捆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通缉记者案引连锁反应王静波起诉杭州市国土局

发布时间:2021-10-20 11:06:10 阅读: 来源:捆钞机厂家

“通缉记者案”引连锁反应:王静波起诉杭州市国土局

“通缉记者案”引连锁反应:王静波起诉杭州市国土局 更新时间:2010-9-7 8:16:04   每经记者 孙嘉夏 发自杭州  在意识到自己的形势已岌岌可危之时,“通缉记者案”主角之一、凯恩集团实际控制人王白浪之弟王静波选择起诉杭州市国土局,尽管他并不愿恶化与地方国土部门之间的关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在调查中发现,杭州市西湖区法院在上月已就这一诉讼举行第一次庭审。据王静波透露,在开庭之后,杭州市国土局方面曾希望他主动撤诉,但他并不同意,表示将继续下去。杭州市国土局人士则告诉记者,已知悉被诉一事,但目前尚不清楚进展,也不方便发表意见。  拖延时间的无奈诉讼?  记者来到王静波位于杭州世贸君澜大酒店内的办公室时发现,地上正整整齐齐码放了数十大本装订成册的材料,或捆扎整齐、或置于档案袋内,封面上均注明内页材料内容,井然有序。  在向记者介绍情况时,王静波从其间抽取材料,显得极为熟稔。“相当一部分数据、材料都是紫晶置业周京长手下工作人员向我提供的,很多人并不满周京长的行为。”王静波说。  这样的说法似与周京长介绍自己所获材料来源时并无二致。但显然,即使在从早前的合作伙伴处攫取大量材料、即使在屡经法院判决后,仍无助于厘清双方的恩怨纠葛。  此前有杭州地方政府官员介入的一次会议,让王静波深感不安,并不得不行此 “下策”。“会议有政府人士、国土局官员参加,周京长也去了。”王静波说。他并不认为这是一次为他与周京长之间愈演愈烈的土地纠纷而召开的“协调会”,“我事先都不知道他们开了这次会议。如果是协调会,怎么没有人通知我参加呢?我也是在事后与政府部门的交涉中,才听人说起了这件事,当时还特别诧异。”  而周京长就此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时我是去汇报了问题,随后就走了。”  王静波所说的地块,指的是杭政储出【2006】12号地块,该地块由王、周两人各占50%股份的杭州凯恩投资有限公司取得,但此后地块被调整至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脱离王静波视线。  “会议应该并没有明确要求杭州市国土局为地块发证。”王静波告诉记者,“但意图很明显。”但王静波表示自己并不清楚会议有否形成记录抑或纪要的形式。  在缺席了这次会议后,王静波最终形成了起诉杭州市国土局的想法。“至少在官司进行期间,国土局不会再给那块土地发证。”王静波解释自己起诉行为的原因时说。在他看来,这多少是一次以拖延时间为目的的无奈之举。  目的在于撤销国土局批复  “错误在于杭州市国土局的一份公文处理简复单。”王静波说,“所以我起诉的主要事项是要求法院判决撤销杭州市国土局的这份简复单。”  尽管已面临对簿公堂的局面,但王静波并不愿恶化与杭州市国土局的关系。“杭州市国土局还是相当不错的。”王静波甚至在记者面前极力称赞该局,“至少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给这块土地发证。”  记者得到的这份于2007年2月1日发出的简复单显示,杭州市国土局针对杭州凯恩投资有限公司发来的 《关于要求成立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报告》作出了回复。其中“处理意见”一栏中称,“你公司《关于要求成立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报告》悉。经研究,答复如下:1、原则同意杭土合字62号《土地出让合同》的受让方调整为 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在新组建的项目公司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领取正式的工商营业执照后,就受让方变更事宜签订出让合同的补充协议”。其下方并敲有杭州市国土资源局印章。  这块被调整至由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因而脱离王静波掌控的地块,成为双方此后一切利益纷争的由来。在王静波看来,杭州市国土局发出的简复单并不合规。“之前凯恩投资有关同意成立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决议上,周京长已伪造了我的签名。”王静波指证。该份决议显示,这次召开于2007年1月15日的公司股东会,“应参加表决股东2名,实际参加表决的股东2名”,并一致同意“成立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中杭州凯恩投资有限公司占80%,出资额800万元”、“同意将杭政储出12号地块项目调整至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杭州金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另20%股份持有者为周京长秘书许以珂的父亲许明,公司法定代表人则为周京长。  当王静波知悉这一切之后,双方矛盾激发,诉讼不断,并最终引发了喧嚣一时的通缉记者仇子明案。  在王静波看来,杭州市国土局原不应根据这份他认为无效的股东会决议发出同意调整地块的简复单。  杭州市国土局人士则告诉记者,已知悉被诉一事,但目前尚不便发表看法。“这其实主要还是他们公司内部的事情,至于是否会发证、何时会发证等问题,我们目前确实不方便发表意见。”该人士称。  遂昌方面未能“说和”  一切利益之争皆围绕着这块双方估值不同的地块展开。而在各方利益人士掺杂其中之后,矛盾已绵延至今且不断升级。  在更早些时候,遂昌县县委书记据称曾亲自前往周京长位于杭州西湖金座大酒店内的办公室,但仍未能为双方说和。  周京长的办公室颇为宽敞,偌大的书橱中,各类书籍间杂其间,但更显眼的则是周京长长期搜集的各类有关与王白浪、王静波兄弟俩之间纠纷的相关材料、证据。“我有一个箱子,专门用来储存案子的相关资料,很多都是别人寄给我的,甚至有王白浪手下的人主动提供的。”周京长告诉记者,“有正义感的人还是很多。”  “我们当时谈了3个多小时。”周京长随后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声音洪亮。参与当时与遂昌县委书记会面的,除周京长本人外,还包括周京长所掌控的紫晶置业行政人事总监周文高。在赴企业任职之前,周文高曾在遂昌当地官至县委组织部部长。  “我向县委书记阐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王静波抽逃了1000万元的出资款,而我在这块土地的开发过程中,已经投入了7000多万,现在王静波反而想再向我索要3000万元。”周京长向记者表示,但遂昌来人的态度并不能让周京长感到满意。“我希望王白浪将1000万元的出资款打回公司,7000多元的投资则按照双方股份比例分摊,项目后续开发所需资金亦由双方按各自股份比例出资解决。”而更重要的条件则在于,在经历了多场官司后,周京长希望能得到一份由王白浪亲笔所写的“保证书”,方同意了结此事。“我希望他能深刻认识到自己先前的问题,并且保证今后客观公正的对待我或其他人。”  尽管周京长一再声称绝不会以手握“保证书”为条件,来“要挟”王白浪,但这样授人以柄的谈判条件显然难以为王白浪所接受。与遂昌县委书记的会面最终也无果而终。  “无论如何,凯恩集团在遂昌甚至整个丽水地区都可算是有实力的企业,当地政界必然不希望一家上市公司因此而倒下。”有熟悉情况的人士向记者分析。  王静波则否认遂昌县委书记此时出现在周京长的办公室内是意欲为凯恩集团充当“说客”。“我知道他们见了面,但具体谈些什么并不清楚,可能只是想了解下情况。”王静波说。  8月间还有中间人为双方讲和。“他是代表王白浪来的,大意是希望我能就此罢手。我仍旧重复了先前向遂昌县委书记讲述过的条件。他们不同意,那也就没有必要再谈了。”周京长说。记者曾找到其中一名以双方共同朋友出现并屡次介入其中的中间人,这名人士表示:“我曾经帮双方拉拢谈过几次,但每次都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最终是谈不下去了。”  有关案件背后的争端,以及各方利益势力的相继介入的情况,或许仍未能完全浮出水面。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厂房拆迁评估

铝型材冲孔设备

合肥快速门

100KW沃尔沃发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