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捆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英雄巡警父母获评中国好人

发布时间:2021-01-13 12:15:42 阅读: 来源:捆钞机厂家

英雄巡警父母获评“中国好人”

”王烈辉清楚记得,阿亮最后的动作是吃力地举起一只手,指向腰间佩枪说:“替我保管好……””  虽说陈文亮已经昏迷了18年,但这个房间里没有任何异味,阿亮也从来没有长过一次褥疮,连感冒咳嗽都未曾有过。

陈文亮的父母正在对他进行日常护理。 (资料图片) 深圳商报记者 肖兵峰 摄

深圳商报记者 黄顺

日前,深圳英雄巡警陈文亮的父母被中国文明办授予“中国好人”称号。18年前,因追捕飞车抢夺犯罪团伙,罗湖巡警陈文亮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医学专家说他活不过3年。但18年来,他的父母用常人难以想象的坚持,让儿子顽强地延续着生命。

追“黑摩”遇车祸成“植物人”

位于福田某小区顶层的房间里,38岁的“植物人”陈文亮静静地躺在特制的活动床上。

凌晨5时,父亲陈如豪戴上老花镜,帮儿子翻身。然后和老伴吴清琴一起,给儿子进行全身按摩。接下来,老两口要给阿亮洗脸、刷牙、喂水。再用力搀儿子站起来,一个人扶住儿子,一个人掰开他的双脚,使一只脚往前挪动一点,再去掰另一只。就这样,他们让阿亮一点一点从卧室挪动到客厅,短短几米,要用十几分钟,这让年龄都已60岁的陈如豪和吴清琴累得浑身酸疼。早餐时间,他们用小调羹一勺一勺喂阿亮吃流质食物,一顿饭要花一个小时。上午10时,妈妈让阿亮坐在特制轮椅上,把他推下楼,到小区花园逛一个小时。然后,她再把阿亮推回家,搬上床,让儿子睡到12时许,再次喂他吃流质食物。期间还要给阿亮翻身,不时变换体位拍打背臀部,以促进血液循环,防止皮肤溃烂生褥疮。就这样,两位老人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1时才有时间休息。

这样的生活,已重复了近18年。

时间回到1997年11月29日,晚饭时。当年21岁的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巡警大队民警陈文亮突然接到分队长电话,有一个飞车抢劫团伙现身泥岗天桥,急待增援。阿亮拉开房门,冲下楼梯。正在做饭的吴清琴追出来喊道:“阿亮,妈等你回来。”

“妈放心,办完事我就回家吃饭。”这是母子间最后一次对话。

当晚,一事主举报的摩托车抢夺嫌疑人出现,陈文亮和另外3名巡警驱车追至泥岗桥下。“黑摩”突然加大油门,逆行冲上人行道。警车急打方向盘,掉头堵截,却不料与一辆大车猛烈相撞,警车原地打转180度,阿亮的头猛地撞向右上方拉手。经过4次手术,陈文亮脱离了危险,成了“植物人”。来自全国的脑科专家会诊认为,这样严重颅脑损伤的患者,生命期只有3年。但陈如豪和吴清琴夫妇怀揣希望,他们一直坚持到现在。

“高富帅”辞职当巡警

上世纪80年代末,阿亮的父亲陈如豪来深圳从商,家境殷实。阿亮高中毕业后,进入深圳中旅属下的珠宝金行,是一家国有企业,薪水可观,也很快升职助理。陈文亮在同事们眼里就是个实打实的“高富帅”。而当时的罗湖公安巡警大队,警察抓坏人常常是“肉搏”,非常危险。

同事们常常问阿亮,家境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当警察?阿亮的父亲曾当过村里的治保队员,阿亮从小迷恋李小龙,会双节棍,加上家庭充满正义的言传身教,这些因素组合在一起,“亮仔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料”。

其实父亲陈如豪最初并不希望儿子从事警察职业。他想让阿亮历练几年,然后接手家族生意。但当时已在国企上班的陈文亮,偷偷做了个让父母措手不及的决定。1994年,深圳首次面向全国招考巡逻警察。虽然录取人数仅1200名,但报名人数超过1万人。陈如豪记得很清楚,那年8月的一天,当时他们一家人正在香港旅游,中午吃饭时却不见了阿亮,怎么也联系不上。事后才知道,阿亮溜回深圳报名去了,他要辞职当巡警。

面对激烈竞争,阿亮不但考上了,而且排名非常靠前。入警当年,阿亮就把罗湖公安武术散打冠军的奖杯抱回了家。母亲第一次见到穿警察服装的儿子,是在春风路老地方岗亭,他巡逻归来,叫一声“妈”,先立正,后敬礼,“威得很”!

陈文亮出事当天,时任分队长的王烈辉坐在副驾驶位,阿亮也是他通知参加出警任务的。直到现在,他仍然懊悔不已。“那天阿亮已经下班了,如果当时没有拉他加班,就不会出事。”回忆时,王烈辉泪流满面,“我俩在宿舍里是上下铺,他还是我婚礼的伴郎……我多么希望出事的是我。”王烈辉清楚记得,阿亮最后的动作是吃力地举起一只手,指向腰间佩枪说:“替我保管好……”

深圳各界关爱英雄家庭

陈文亮出事后,深圳市公安局召开多次紧急会议,研究彻底解决陈文亮困难的对策。

罗湖区公安分局有关领导多次携带慰问金前往陈文亮家中慰问,并承诺克服一切困难,解决陈文亮的伤残抚恤证和康复以及治疗过程中的难题。

多年来,深圳警方始终履行承诺,陈文亮的工资和岗位津贴一直发放。

深圳市佰利源有限公司的老板陈树鹏,十年来免费“包揽”了陈文亮全部的纸尿布。每个月5到6箱,每箱价格380元左右,总金额超过20万元。陈树鹏说,他和阿亮是老乡,十几年前就听说了他的事迹,深深被阿亮和他父母所感动和震撼,“每次送尿布我都会上楼看看阿亮,希望他早日醒来”。

父母相信“奇迹一定会出现”

阿亮的父亲陈如豪说,18年来,他和妻子吴清琴最难熬的事,就是过年。

阿亮出事的最初3年,陈如豪和吴清琴都是陪着儿子,在医院度过的。

母亲吴清琴的头发很快白了,精神濒临崩溃边缘,体重也一下减了几公斤。陈如豪意识到,儿子已经倒下,妻子陷入绝望,他自己必须挺住,坚强振作起来。他对妻子说:“植物有生命,植物人就能醒来,我们会等到阿亮那一天!”

陈如豪关了公司,安排了员工,转让了老家的养殖场。吴清琴从国有企业辞职,提前办理退休。白天,一个在外奔波,一个医院看护;夜里,一把竹躺椅,一张军用折叠床,两人在病房轮流值班。在医院3年,夫妇俩睡觉从没脱过外套。

为了唤醒儿子,陈如豪四处奔波,风雨无阻,遍访上百个市县镇村,攀爬过深圳、广州、梅州、惠州及潮汕地区的大小山头,单采药铲就用坏15把,自创药方十多个。有街坊邻居说,阿亮父亲采、购回来的中草药,“能铺满一条深南路,堆起来是一座山”。

“每天坚持给阿亮护理,这些辛苦真的无所谓。花多少钱,我们也从来不会计较。钱去有来,财散好聚,阿亮机会要失去了,金山银山有何用?”陈如豪说到这里,停顿了很久,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到了大年三十,但阿亮还没有醒过来……我们只能抱着希望,盼着他能早点醒过来,和我们一起团圆过年。”

虽说陈文亮已经昏迷了18年,但这个房间里没有任何异味,阿亮也从来没有长过一次褥疮,连感冒咳嗽都未曾有过。阿亮的体温、脉搏、呼吸、血压等多项生命体征均属正常,更难得的是他的臂、腿、背、臀部肌肉都还保持着弹性。这中间,需要凝聚这对父母多少心血。

吴清琴说,儿子虽然在医学上被定义为“植物人”,但肯定存有意识。如果是母亲亲手做的饭,阿亮就吃得津津有味,不然就吃得比较拖拉,甚至会咬紧牙关,闭嘴拒食。母亲喂粥时习惯哼山歌小曲,但只要一停下来,阿亮就会皱眉握拳,表现出躁动不安,直到母亲继续下去,或是他听着听着睡熟了,发出均匀的鼾声。

还比如,每天早上母亲会用方言大声对儿子说:“阿亮,到时间了,还不起床上班?你的枪呢?赶紧拿上,去抓坏人!”这时候,阿亮的眼睛都会睁大。

所有这些,都让这对坚强的父母相信,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延伸阅读

java学习心得

移动端架构师

java面试题常问